2018-08-14 热度-[5]
2018-08-11 热度-[3]
2018-08-01 热度-[3]
偷得等待 2018-07-21 热度-[4]
我被夏日流放,要我穿过整片荒原。 2018-07-20 热度-[3]
整个城市,夏天,没有哪个角落是干燥的。昆虫震动翅膀,细微水滴在薄膜鼓动的翼上飞溅。拼命飞不过人高,发出低频的“嗡嗡”声,一头扎进玻璃窗。耳机里有一首安静的,名字特别长的音乐。远处积雨云被被阳光烧灼闪光,蓝色也暗淡了许多。金属栏杆上脱落了一层层油漆,褐色斑块被红色丝线环绕,凸起银亮。触碰后砂质的颗粒在手指纹路的沟壑里翻滚,散发出金属的腥味。推起镜框后,残存的黏着让人反感。你扭头抱怨这潮湿天空下的种种。带着一点无奈,和晴朗午后晾晒昏暗房间里长毛的木制家具的味道。说罢便回过头去。 2018-07-20 评论-[4] 热度-[5]
完整地发一下 关于散点透视 2018-07-04 热度-[4]
雨、云、花 2018-07-02 热度-[2]
_ 2018-06-22 热度-[4]
2018-05-27 热度-[8]
点一人夕 雨未停过,空气一直潮湿,积攒等待饱和。昏黄与长成的叶闪烁其间,与风交接,等待下一个行人。 墙角瓷砖被迫分裂散落,清脆回响的存在或许也无处寻踪。 水滴落在右边肩膀,右边手腕,一直流,一直流。 谁能给我一口甜。 2018-05-27 热度-[5]
无聊世界 2018-05-11 评论-[2] 热度-[46]
2018-05-11 热度-[5]
春天过去了,所有孤独者又来到盛夏 2018-05-06 热度-[8]
2018-05-01 热度-[5]
(:3_ヽ)_ 2018-04-28 热度-[8]
2018-04-25 热度-[6]
2018-04-23 热度-[18]
又开始自说自话,语言不通了 2018-04-21 热度-[7]
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外是郁郁葱葱的叶,翻滚着流淌在离我十米远的大理石地砖上。 我朝它走去,春天便在脚边退潮 2018-04-03 热度-[5]
鲸鱼 少年捂着一杯咖啡,手轻微颤抖。他往前倾斜身子,让肋骨碰到桌子来缓解紧张。对面少女断断续续地讲一个关于捕鲸船的故事。那故事无边无际,更像个神话。“您的原味拿铁。”店员的话打断少女的故事。阳光里细微的灰尘落到少年鼻头,他下意识地用食指碰触那里。少女的眼神也跟着落到他的鼻头,刚刚擦拭掉的痒又在那里绽放开,少年忍住那莫名的感觉,把手抚向咖啡杯。灰尘还在旋转,少年咽了口唾沫。“那个老船长,最后把鲸鱼……”少年问到一半。“他只卖了骨头,剩下的全分给了船员。”少女垂下眼,“鲸鱼肉太材,不要吃。说完,她拿起手机,坐到少年旁边,给他翻看照片。他没办法靠的太近,只得偏过头侧看屏幕。少女的头发散落在他的脸旁,几根曲... 2018-03-29 热度-[4]
2018-03-27 热度-[7]
有鱼 2018-03-23 评论-[1] 热度-[6]
2018-03-20 热度-[5]
“白灼阳光最后还是没能蒸干一滴水,从西南流经此地的风也卷不走冬日未落下的叶。 春天便如此战战兢兢地在脚边游走,飞蛾只得朝生暮死,候鸟不敢归来。江水依旧清冽,樱花甚至还只能蓄势。”昨天写完这段后就睡了,今天却要加上引号。 这里总被人说只有两个季节,那么之前的料峭就是冬天? 看到你在江边停下,任由冻土消融,尺蠖苏醒。一口素茶抿去小半,剩下飞散成雨,在一旁生长出花,又碾入泥土。等浪费完这一切,跺跺脚尖,走向上游。 放弃时间,只为虚无与重逢,高原雪水圣洁清冷,夹杂着黄泥向下一路奔腾。最后还是止于脚边,晕染滩涂。 你同长河擦肩而过,背对霞光,挥手投一粒银沙。 2018-03-15 热度-[9]
倒春寒性凉,湿润。伴雷雨。唤樱招寞,忽无常。需慎重,加衣养身,预风寒、腹痛。 2018-03-09 热度-[3]
以北 度过这段时间便可以预见结果——这样的想法逐渐浮现。我实在担心这种强烈又准确的意志不过是自我欺骗,但又无法证明。如此反反复复我都忘记当初来到这个北方城市的目地。同弥生合作半年多,她一直都能准确的处理好每一件事,却又总在虚无缥缈中神游物外。后来听她说在这里也不过是一场逃避,时间一到,随时还回去。那时她用充满底气的语气讲述回去之后的计划,眼里的光却很快殆尽于虚空。 正说着话,弥生从口袋掏出烟,中指和食指前两节指骨夹着的,白色的香烟在她嘴里出“啪”的声响,又抬起空手挡在面前,随后更大的“咔咔”两声脆响,她的脸便被火光润色,睫毛下的眼睛晃动着光亮迷离了起来。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红色大理石墙壁反射对面的霓... 2018-02-27 热度-[3]
2018-02-19 热度-[9]
2018-02-19 热度-[6]
2018-02-09 热度-[5]

1 of 3

© _ | Powered by LOFTER